Edinburgh°南空

【戚顾现代】喵

玉在山:

端午节快乐(´・ᴗ・`)!

01

“顾惜朝你罪孽深重,下辈子只能做猫了!”

.

02

戚少商盯着眼前毛绒玩具一样的卷毛猫,忍着不伸手:“所以你就是顾惜朝,你得先赎罪,凑够七张好人卡,才能重新做人?”

顾惜朝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悄悄把毛尾巴藏到爪子下面:“就是这样,你既然记得前世,就好办得多……”

戚少商连连摇头:“不好办!房东不让养猫!”

.

03

戚少商掏了老婆本出来,买了个房。

装修时候他也没多想,看着喜欢的家具就买了,谁知酿造了一场悲剧。

他捏住顾惜朝两个前爪举高,痛心疾首:“你能不能不挠我沙发了?”

顾惜朝理直气壮:“我才两个月大,这是练习狩猎的本能。”

戚少商黑着脸:“网线也给你咬断了!”

顾惜朝张开嘴给他看了一眼:“我在长牙。”

.

04

戚少商抱着顾惜朝出去收集好人卡。

第一个去找阮明正。

顾惜朝守着人类尊严死都不肯钻猫包,戚少商挨了好几爪子终于放弃,把他揣自己怀里偷偷带进了地铁站。

过安检时候顾惜朝还算老实,进了车厢就开始作妖。

他先是老把脑袋往外伸:“车这么快,外面的图画怎么还看得清?”

戚少商拼命把他往下摁:“给我好好躲着!”

顾惜朝头探不出去,只好往下扒拉戚少商的皮带:“这个锁头是怎么开的?”

戚少商大惊失色,赶紧按住他:“你又用不上,研究这个干什么!”

顾惜朝被按得喘不上气,一爪子接一爪子挠在戚少商胸口;戚少商挺了一会儿,实在是疼,怒从心起,一把扯开自己领带。

把顾惜朝四个爪都绑住了。

.

05

戚少商板着脸把顾惜朝从怀里拎出来:“他来给你陪罪的。”

阮明正看得一愣:“大当家你的猫?好可爱,干什么拿领带绑着它?”

戚少商不但绑着他,心里还打算好了回去要揍他,对阮明正说:“没事,就该绑着。你说一句原谅他了,我就带他回去了。”

阮明正伸手去解领带:“无缘无故我干什么跟只猫过不去,先放开它吧,看着怪可怜的。”

戚少商大喊:“慢着!”

他到底晚了一步,顾惜朝一被松开,伸爪就在阮明正手腕上挠了一记,嗖一下爬上了戚少商肩膀。

戚少商眼看阮明正疼得皱眉,使劲把顾惜朝拽下来,低声质问:“你还要不要好人卡了!”

顾惜朝也有些后悔,尾巴一扫一扫拍在戚少商身上:“……本能反应,没控制好。”

阮明正缓过来:“你刚刚说什么?”

戚少商只好把顾惜朝一举:“你还原谅他不?”

阮明正连连点头:“当然原谅啦,看脸就生不起气啊!”

.

06

戚少商作为一个不看脸的男人,毫不动摇地拿了大木棍出来要揍顾惜朝。

顾惜朝不躲不闪,梗着脖子叫嚣:“你倒是打啊!”

戚少商狠狠一棍子抽下去。

——砸在顾惜朝尾巴尖上。

顾惜朝呆了一会儿,说:“……你打在我毛上了。”

戚少商恶狠狠的:“你毛长这么长干什么!”

.

07

戚少商下班去超市买鱼。

一斤重的鲫鱼杀了一条,小黄鱼称了一袋,临走还带了三两河虾。

果然,他一回家,顾惜朝就忍不住蹭过来,在他脚边绕了两圈。

戚少商把顾惜朝抱在料理台上,自己开始杀鱼。

煎鱼。

烧鱼。

煮虾。

——然后自己端出去开始吃晚饭了。

顾惜朝愣在料理台上:“戚少商?”

戚少商一拍脑门:“差点忘了你。”

他拿了一个精致的小碗摆在顾惜朝面前,然后拿来一袋猫粮:“幼猫配方,我特意问了,能从两个月吃到半岁,正适合你。”

.

08

赫连春水看见戚少商,吓了一跳:“脸上怎么回事?”

戚少商说:“仇家暗算我。”

“仇家见面,不一刀捅了你,跟猫似的在你脸上挠着玩?”赫连春水不信,眼珠一转,嘿嘿笑出来,“要我说,你‘冤家’弄的吧?”

.

09

戚少商咨询沈边儿:“小猫的猫饭要怎么做?两个月大的那种。”

“两个月?吃配方猫粮就行了,”沈边儿提议,“我可以推荐几个比较好的牌子给你。”

戚少商拒绝:“不行,我家那个祖宗,不肯吃猫粮,我又不敢让他吃我的饭,只能自己做了。”

“这么宝贝?那我发个具体的到你邮箱好了。”

戚少商松了口气:“谢谢边儿姐,话说我刚搬新家,周末跟卷哥来吃个饭?”

.

10

戚少商回家时候,顾惜朝正团在他枕头上睡觉。

戚少商凑过去看他,一点点大的身体,毛又长又卷,两只耳朵一颤一颤的,碰一下就抖一抖,好玩极了。

他心想,要是顾惜朝当年就知道自己坏事做尽会落得这个下场,说不好会少造些杀孽呢。

然而没有这个“要是”。

戚少商叹了口气,躺在一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接着他的视线里出现了顾惜朝碧青碧青的眼睛。

顾惜朝踩在他胸膛上,严肃地说:“你压到我尾巴了。”

戚少商笑了一声,抱住他使劲薅了两把:“压一下尾巴怎么了,你天天睡我身上,我说什么了吗?”

顾惜朝争辩:“都怪你床太小,不睡你身上,我就要掉地板上了!”

.

11

戚少商:“顾惜朝,我好吃好喝供着你,你不捉老鼠也就算了,怎么还天天挠我?”

顾惜朝抱着尾巴理也不理他,耳朵轻轻抖了两下。

第二天戚少商在阳台上发现了一排死麻雀。

.

12

鉴于上回带顾惜朝出门结果很不愉快,戚少商打算在自己家里把好人卡这个事情办了。

他以庆祝乔迁的名义,邀请了一票人来,准备吃顿火锅,顺便让顾惜朝赔个不是,就能把好人卡收齐,赶紧送顾惜朝重新做人去。

——他现在衣柜里没有一件没沾上毛的衣服,身上没有一天没新鲜的抓伤;这些还好,顾惜朝天天团他身上睡觉,戚少商连个飞机都不好意思打,憋得蛋都大了一圈!

明天就是聚会的日子,事关重大,戚少商招呼顾惜朝:“过来过来。”

顾惜朝不理他,扒在窗台上看麻雀儿打架。

戚少商过去把他颈皮一拎:“你还真过得跟猫一样了啊。”

顾惜朝沮丧起来:“我也不想,可是好像时间越长,就越控制不住猫的本能,兴许有一天,我就真的变成一只普通的猫了。”

戚少商安慰他:“没事,收齐好人卡就可以了。”他把顾惜朝抱在怀里顺了一下毛:“就算变成普通的猫,我也一直养着你。”

顾惜朝还是不快活:“不行不行,真要那样,你肯定顿顿给我吃猫粮,还要逼我睡笼子——这怎么行!”

戚少商郑重地说:“我不会。”

他的眼神坚定到像是刚刚说了一句誓言。

顾惜朝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奇异的东西,反常地在戚少商怀里安静了下来,长长的毛尾巴垂在他手臂间。

一直到被戚少商抱进浴缸,他都很安静。

然后——

“戚少商!别拿热水冲我!戚少商——!”

.

13

戚少商把湿漉漉的顾惜朝包在毛巾里,心痛地说:“原来你淋了水还没有老鼠大,我以前还逼你去捉麻雀,真是太不应该了。”

顾惜朝有气无力地反驳:“你才小,你才没有老鼠大。”

戚少商拿了吹风机,慢慢给他吹干身上的毛:“好了好了,你大,你威风八面。”

顾惜朝哼了一声,收起爪子慢慢伏在了戚少商腿上。

刚才洗澡时候他本能地扑腾,消磨了许多体力,这时候又被戚少商轻轻抚摸着,舒服得很,睡意一阵阵涌上来,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戚少商把他翻过来:“毛吹干点再睡,小心着凉。”

顾惜朝刷地把尾巴反上来盖住了腹部,瞪圆了眼睛:“你在摸哪里?”

——睡意全无。

.

14

一只火锅热腾腾烧起来,食客们围了一桌。

沈边儿给雷卷倒了杯热水,赫连春水给息红泪剥了只虾子,傅晚晴小声跟小孟聊天,阮明正精神振奋地等着,勾青峰不满地嚷嚷:“大当家,你怎么还不来啊?”

“来了!”戚少商应了一声,慢吞吞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怀里抱了一只软绵绵的卷毛猫,碧青的眼睛像是透亮的宝石。

阮明正欢呼起来:“小猫猫!”

戚少商搂着顾惜朝不让他们摸,一步踩上了椅子:“那个,我有个事情要说。”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他怀里的顾惜朝。

戚少商突然有点后悔把顾惜朝洗得太好看,收紧了一点手臂:“我抱着的这个,是你们上辈子的仇人。”

“就是杀了你们的那种仇人。”

“现在地府的人罚他,要他来管你们一人要一张好人卡。”

戚少商问:“你们给不给?”

傅晚晴捂着心口:“好萌!命都给他!”

顾惜朝的爪子一下子勾进戚少商肉里。

你给过了。

.

15

晚上顾惜朝蹲在床上数他收到的好人卡。

一、二、三、四、五、六。

甲、乙、丙、丁、戊、己。

数来数去都只有六张。

戚少商洗好碗,回来看他:“怎么,舍不得做猫的好日子了?”

顾惜朝说:“……少一张。”

戚少商觉得奇怪:“怎么会,我还多叫了人的。”

顾惜朝踱过来,把一只爪子搁在戚少商膝盖上:“你怎么能一下子找到这么多人?”

戚少商说:“因为我记得啊,碰到了一个就忍不住去找第二个,不知不觉就认识了这么多,看他们过得不错,我挺高兴的。”

顾惜朝问:“那,你找过……吗?”

戚少商说:“找过。”

他按了一下顾惜朝的爪子:“可是一直都找不到,我以为,他大概被关到血海炼狱里去了。”

顾惜朝在他膝头卧下来,慢慢闭上眼睛。

就像一只普通的猫一样。

.

16

戚少商开始焦虑起来。

他想来想去,顾惜朝缺的那张好人卡都应该是他的。可他明明早就不在意上辈子的仇恨了,要不怎么会帮着顾惜朝找人呢?

眼看顾惜朝像只真正的幼猫一样越来越粘他,戚少商几乎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他有时候梦见刚知道顾惜朝死讯的时候。

有时候梦见皇城决战的那天。

也会梦见拜香时候顾惜朝拿着刀子捅他。

其实他最喜欢梦见顾惜朝拿着刀子捅他。

他从噩梦里醒过来,感觉脸颊上湿乎乎的。

——顾惜朝在他枕边,拿细小的舌头舔了舔他的脸。

戚少商心口一凉,立刻抱住他:“顾惜朝?你还是顾惜朝吗?”

顾惜朝不说话。

戚少商的声音有些发抖:“别……你不能这样,你不能……”

顾惜朝问:“不能怎么样?”

戚少商松了一口气,感觉全身都被冷汗浸透了。

.

17

黄衣、青衫、小布包。

顾惜朝说:“我不穿。”

戚少商循循善诱:“为什么不穿?你以前也这么穿的。”

顾惜朝说:“我以前这么穿的时候是七尺男儿,现在连尾巴一起量也就70cm长。”

戚少商安慰他:“你先这么穿着,等你做回七尺男儿了,我再给你做大的。”

顾惜朝随口说:“哦,那你别等了,做不回去了。”

戚少商不自觉捏紧了顾惜朝的爪子:“你……你说什么?”

顾惜朝叹了口气,拿毛绒绒的脑袋蹭了一下戚少商:“你何苦呢,恨我就恨我,何必骗自己已经放下了?”

戚少商喉咙干涩:“我没有恨你了。”

顾惜朝整只挂在他手臂上,沉甸甸的:“想想也是,他们不记得前世,当然说放下就放下,可是你记得。”


他用尾巴挡住戚少商的嘴唇不让他插话:“你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嘴里喊着的都是从前的事情,都这样了,你还非要说已经不在意那些仇恨,骗谁呢。”

戚少商没有立刻反驳。

顾惜朝继续说下去:“现在这样也不错,话也说开了,你要是还想杀我呢,杀猫不犯法的,要是不想杀了,那我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戚少商把那条挡在他嘴唇前的毛尾巴咬住了。

.

18

顾惜朝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他做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尾巴这样一个特别的器官,做猫的时候,也没想到他的尾巴居然有这么敏感。

戚少商咬着他的尾巴尖,不是很重,但是能很清楚地感觉到牙齿在末端轻轻磨蹭;很热,还有一点湿,战栗的感觉从那条尾巴上断断续续传过来,弄得顾惜朝一动都动不了。

“你回去了,会怎么样?”戚少商终于放过了那条尾巴,把顾惜朝抱到胸前,在他的耳朵上轻轻抚摸着。

顾惜朝震惊地发现他的耳朵似乎也有点敏感,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有些不稳:“我,我不知道。”

戚少商说:“那就不许回去。”

他亲了一下顾惜朝的鼻尖:“我没有在恨你,但的确放不下你……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

顾惜朝说:“喵。”

戚少商哭笑不得,拍拍他:“你别装傻,我说的都是实话。”

顾惜朝盯着自己的尾巴:“我宁可你在开玩笑。”

那条尾巴虽然被放了回来,可顾惜朝依旧觉得从戚少商那里涌过来的高热还在他身体里游走;不仅如此,那一种热越来越宏大、越来越汹涌,带得他全身血液沸腾,几乎要撑破他的身体,从每一寸皮肤里渗出来。

戚少商牢牢抱着他:“你知道我在说真的。”

——顾惜朝体内的那一股高热瞬间变作了剧痛。

骨骼寸裂。

.

19

戚少商只觉得臂弯里的分量忽然沉重得惊人,一时再抱不住,直接让这分量落在了腿上。

七尺男儿顾惜朝睁圆了眼睛坐在他腿上,身上一片布也没有,只有长长的卷发落在身上,遮着……好吧什么也没遮住。

即使理智上拼命提醒自己这个时机非常不合适,但戚少商还是无可救药地硬了起来。

顾惜朝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什么东西……”

他一看就后悔了,因为戚少商穿着家居服,贴身的布料底下很清晰地勾勒出了一个壮硕的轮廓。

戚少商思考了一下,解释说:“是我的尾巴。”

.

20

顾惜朝做猫的时候,养成了许多十分不好的习惯。

比如他不愿意自己吹头发了,每次洗完澡都出来往戚少商跟前一坐,等着戚少商把他打理清爽。

再比如压在戚少商胸口睡觉,哪怕戚少商换了大床、半夜几次把他挪下去,他也照样迷迷糊糊找过来趴着,就像那块地盘是他的窝、不在那里他就睡不安心一样。

又比如一到饭点就坐到餐桌上等着,而且习惯性用原先那个小碗盛饭,哪怕一顿要添好几次。戚少商抗议过好多次这个问题,尤其是在发现顾惜朝厨艺比他好得多以后;但顾惜朝即使自己做了饭,还是喜欢坐到餐桌上,等着戚少商用他的专用碗盛好了饭来摆到他眼前。

最严重的是,顾惜朝学会了卖萌。

他做猫的时候,自己抱抱尾巴、爪子踩踩爪子还显得很自然,但是做人的时候,无意识玩一会儿头发、对个手指之类的,戚少商一看到就忍不住要上去揉他。

——糟透了。

.

20

戚少商加班回来时候,顾惜朝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走过去看顾惜朝,那个人睡得很沉,唇边落了一缕卷发,眼睫毛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戚少商伸手点点他的鼻尖,顾惜朝就皱一皱眉头,好玩极了。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戚少商把顾惜朝的手指抓起来,一根一根亲了一遍。

顾惜朝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安静地看他。

戚少商问:“你还要走么?”

顾惜朝咬了咬嘴唇:“你在这里,我能走去哪里?”

戚少商把他重新按回了沙发里。

他现在无论在顾惜朝面前干什么都不会不好意思了。

——只不过肾非常需要养护。

.

21

戚少商:顾惜朝这不是来赎罪的,是来要我命的。

Fin

评论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