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nburgh°南空

About Jealous

Lolipop:

【拼车20块钱不打表。】


邬童看不惯郁风,这点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下午尹柯偷偷带郁风在学校里逛了逛,其实他心里也挺同情这位面前年少成名的新同学,虽然受万人瞩目不假,但是去哪儿都有人跟着,这比他妈监视他学习还要别扭几十倍吧。
"没事,你以后就安心在学校学习,那些打扰你生活的粉丝我跟同学们会帮你想办法的。"



郁风转头看着尹柯心里一暖,"谢谢你。"




"诶前面就是小卖部,天这么热我们去吃冰激凌吧,我请你。"尹柯靠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眉眼像月牙般柔软地漾开。



大热天还非让自己出来加练,班小松觉得邬童这几天莫不是大姨夫来了,见谁都恨不得吹胡子瞪眼,他正往操场走发现后面的邬童停住了,一脸愤忿的表情,班小松小心翼翼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两个熟悉的身影。
"诶?那不是尹柯和郁风嘛。尹——呜。"



班小松刚想喊出来就被"活火山"死死捂住嘴巴,他正要挣扎看着邬童要杀人的表情还是放弃抵抗了,双手合十做祈求状摆着手。



"我松开以后你一句话都不能说,明白吗?"邬童恶狠狠地说。


班小松干脆地点着头,待邬童慢慢松开手后长舒一口气。有些不甘心地小声嘟囔,"没事发什么疯啊……还是尹柯好,对谁都照顾。"




邬童瞪了他一眼,便敢怒不敢言了。"他真的有必要来个人就靠过去吗?阿谀奉承。"



班小松刚想为尹柯辩驳,抬头看到邬童那个咬牙切齿,还是作罢了。莫名其妙……



整个下午邬童都是板着一张脸,昨天才刚罚了郁风做十个仰卧起坐,今天差点跟郁风的助理怼起来——"大白天你们开什么闪光灯!"



"要拍照去影楼啊,来学校拍什么?!"


"拍你家大明星就对准了,拍他旁边的人是几个意思,带着一起出道吗?"


邬童想起来昨晚在郁风微博下看见的几条:"哇……小风前位的男生长得好可爱,一副禁欲系,感觉好配。"
"一般前后位都会发生一些故事啊,想想沈佳宜和柯景腾。"
发生你妹吧。



班小松是不敢再把火引到自己身上,尹柯劝了两句都被怼了回去,心里也窝着一团火。班小松有些绝望,除了焦耳,自己四周都是一片低气压。



"尹柯,放学来棒球室特训!"好不容易挨到放学了,邬童撂下这句话就单肩背着书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班小松和焦耳意味深长地看着一眼尹柯。"大兄弟,保重!"就算他不提出让尹柯去特训,尹柯也有找邬童谈谈的意思,好不容易和好了,怎么郁风来了他就变成这样,这事儿还是说清楚地好。



尹柯推门进去看到邬童利索地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下来直接扔在了地上。"帮我拾起来。"尹柯犹豫了一会儿,脱下书包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这时候来硬的只会让邬童更生气,还是先稳住他的情绪。尹柯过去弯腰把校服拾起来递到他手里。"你要换衣服吗?"



"把衣服脱了。"邬童接过手中的校服扔在一边的发球机上,双臂交叉一副高傲的样子看着尹柯。



"换队服?"尹柯微微蹙起眉头去衣架上找自己的队服,刚要往换衣间走就被邬童挡住房门。"就在这儿换,我看着你换。"



尹柯紧抿住嘴唇指尖微微颤抖着仰头看着他,"邬童,你别得寸进尺。"



"呵,我得寸进尺?今天中午你去哪儿了。"邬童看着尹柯一脸无辜的样子就觉得生气,那个郁风不过就来了几天,别的人围着他转就算了,连尹柯都有求必应,他以为他是谁啊,吃青春饭的!


"我不过是带新同学四处转转,这干你什么事?"尹柯一肚子委屈,初中的时候邬童待他像哥哥像挚友,上了高中以后针锋相对,这不怨他是自己因事爽约,但现在心结解开他也知道了原因,怎么还这么咄咄逼人。



"是,人家是大明星,交际花当然要去巴结献媚,我现在还是你的队长兼临时教练,你怎么不也巴结巴结我,还是不愿意?"


尹柯红着眼睛转身把队服挂回衣架。"要是不训练我就先回家了,我还没写完作业呢。"



"训练,先做两百个仰卧起坐,再做一百个俯卧撑,然后下楼绕着操场跑十圈,少一点都不行。"邬童承认自己是嫉妒,他嫉妒自己当初用了多久才跟尹柯培养的默契,又因为尹柯心碎了多久才到今天的地步,凭什么刚来的那小子不费力就让尹柯陪着他,请他吃冰淇淋,还因为他冷落自己。



"我做不了。"尹柯的声音颤抖着双手紧紧攥着拳。"我根本没你想象的那么虚伪,至于你怎么想的,随便你吧。"



尹柯刚转身就被邬童拽住,一把拉到自己怀里。"你又哭了?"



邬童低头看着尹柯一副委屈的样子,眼圈泛红嘴唇有意无意地撇着,忽然心里有一阵莫名的快感。



"你放开我——"



"我放开你好让你去找郁风?"邬童紧搂着他的腰推推搡搡进了更衣室,他顺手带上门扣紧锁。



尹柯看着邬童黑曜石般的眼睛,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半开玩笑对班小松说的那句话:"离邬童远一点,他很危险的。"自以为足够聪明足够警惕,明明知道的道理还不是照样一脚踏了进来。



"来吧,你不是想进来换衣服吗?我们开始训练。"邬童伸手紧扣住尹柯的后脑勺,不紧不慢地印上小巧的嘴唇。另一只手把他外套的拉链拉开,指尖轻轻在精致的锁骨处摩挲着。



"唔——你想干嘛!"尹柯反应过来后挣扎着偏开头。他心跳地厉害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初中的时候有次放学后邬童告诉他好奇接吻的感觉,他犹豫了半天于心不忍还是答应了。只是不同于那次的青涩和羞耻感,这次更多是……


"你觉得我转到这个地方到底是为了谁?"邬童把尹柯推到更衣室搁置衣服的台子,正好让他跟自己平视。"这次是为了防止你再一次背叛我。"



说完他又重新吻住尹柯的嘴唇,不过意料之外这次他居然没有反抗但也没有迎合。邬童微微挑起嘴角,一手从他腰间的衣摆伸进慢慢地上下抚摸着。尹柯怎么还没明白,初中生跟高中生怎么可能是一样的,怎么可能只是亲亲而已。


(省略5千字。详情见评论)


第二天班小松看着尹柯一直用手托着腰,走路都有些不稳,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快崩塌了。
"我的天邬童!你也太狠了吧,你得让尹柯做了多少训练啊——"邬童抬头瞪了他一眼,却又低下头忍不住仰起唇角。



班小松只能无奈地转身去安慰尹柯:"尹柯你没事儿吧,你做不了那些训练可以不做了,是不是肌肉拉伤了?这也太欺负人了……"尹柯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安抚班小松:"没事没事,我不小心扭到了腰,过几天就没事。"




"尹柯,你受伤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尹柯一听郁风的声音心里一个咯噔,赶紧说"没事没事,是小松夸张。"



"哟大明星,没想到您日理万机还能抽空关心同学啊,不用你担心,我的捕手我自己会照顾好。"连语调里都泛着醋味。




尹柯无奈地对他笑了笑。"快上课了,听课吧。"



班小松看了看邬童,又看了看尹柯,转身对着焦耳勾了勾手。"下次邬童再说让谁放学后单独加练,你记得拉着我马不停蹄地就往校门口跑。太可怕了……"




end.


评论里。

评论

热度(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