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nburgh°南空

你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撸我的猫!

靥厢:

风流花心攻情陷花店老板受的故事
🔔人设ooc请注意
你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撸我的猫!


早上8:30


贺天带着他家那只足有10斤重的胖橘猫蹲守在咖啡厅门口街道旁的灌木丛里,恶狠狠地瞪着咖啡厅里正相谈甚欢的两人,那两人一人一头红发,一人留着寸头。
“喵~”怀里的胖猫喵喵叫了一声,“闭嘴!别叫!”贺天凶神恶煞地把眼神从咖啡厅里两人身上转到胖猫身上,还装模作样地用手捂住了胖猫的嘴巴。自动忽略了他家胖猫的白眼。
“明明和我说是朋友,为什么这么像是约会的情人!”贺天气的头冒青烟,撸猫的动作加重,手下的猫咪意欲挣脱他的怀抱。
“别动!”贺天又抱紧了胖猫,眼神继续恶狠狠地瞪着那俩人,恨不得把咖啡厅的玻璃都盯穿孔。
那寸头一脸笑眯眯,自家毛毛亦是一副灿烂笑容,寸头似是说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毛毛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别提有多好看了。
可这笑容不是对着自己的,它是对着面前这个疑为自己情敌的寸头。
“艹,别咬我!”贺天朝着自家胖猫出气的后果就是被它咬了一下。
胖猫亮了亮自己的小尖牙,对面前这个两脚兽露出了喵星人的嘲笑 ,叫你丫再撸老子!


中午12:00


   商场一楼休息区,贺天坐在最角落的椅子上,把胖猫揣在自己外套里,“别出声,被保安发现就不好了!”他小声呵斥着胖猫,又安抚似的揉了揉它脑袋。
   他一直跟踪着俩人从咖啡厅到这个商场,本来在二楼跟的好好的,但不知为何合体贺天他一走神,就把俩人给跟丢了。于是乎,他准备直接在一楼出口处等着他俩,就不信等不来!
   或许是贺天的怀抱太温暖,胖猫在他怀里竟然睡着了。
   轻轻地摸着自家胖猫柔软的毛,贺天不禁陷入了沉思:想我堂堂一个公司总经理,竟然跟个贼似的跟踪别人!这要是传出去可不让人笑掉大牙!
   还不都是莫关山这个人不给自己个准信儿!贺天愤愤地想。本来自己勤勤恳恳毕恭毕敬使劲浑身解数地追求,先不说从每天准时的问候电话、周末的邀约,单说每天都带着胖猫去莫关山花店捧场,贺天这心思也算是尽显了吧。
   可这莫关山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就这样吊着贺天,也不说答应他的追求,也不说不答应他的追求。贺天已经追了一个多月,连人小手还都没碰过!这要是换做之前,贺天早就一天上本垒,三天换情人了。
   原本贺天的计划很完美,今天周六,把毛毛约出来,先去看个电影,再去吃顿浪漫晚餐。烛光、玫瑰、红酒……就不信莫关山他不屈服。谁曾想,对方一句“我今天约了朋友”就直接给贺天泼了盆冷水。
欲擒故纵他见得多了,可在贺大少这二十五年的人生里还真没遇到过像莫关山这么难搞的人。
还是说,莫关山他这样吊着自己只是为了撸自己的胖猫啊?
这个念头一蹦出来,就跟开了阀门似的停也停不下来。每天自己带着胖猫去花店,莫关山一见猫就顿时温柔的不像话,恨不得抱着它不撒手;自己每次给莫关山发一大堆微信,结果也只换来一句“猫猫在做什么呀?给我发个它的照片呗”;自己故意找借口让莫关山来自己家做饭,结果这货抱着胖猫玩了一下午,让他自己饿肚子……
有人图他的财,有人图他的色,莫关山可好,图他的猫吗?
“喵喵?”胖猫很应景的醒来发出喵叫。


下午17:00


黄昏时分,中央广场。一人一猫坐在长椅上。
贺天盯着胖猫,胖猫盯着他,相对无言,只差泪千行了。
本来在商场坐的好好的,可好巧不巧的,贺天他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正好在门口的街道上瞥见两抹身影,等他反应过来抱着猫去追的时候,这俩人又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彼时已将近下午5点,贺天心灰意冷,抱着猫坐在了广场的长椅上。
傍晚的阳光撒下来,给整个广场都镀上一层金色。一群鸽子飞来。
等贺天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家胖猫已经跳下长椅,去追逐停在广场上的鸽子了。于是广场上上演了一场猫追鸽子人追猫的戏码。
等贺天好不容易一把抓住胖猫重新坐到长椅上时,猫的嘴角还挂着鸽子毛,人的头上顶着几根鸽子毛。只不过二者都自动无视了就是了。
贺天又累又饿,心下生出几分悲凉。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莫关山的呢?贺天想,对他算得上是一见钟情。那天自己和小情人开车去吃饭。恰好路过莫关山的店门前时,贺天停车接了个电话。等挂了电话准备走时,小情人冲他妩媚一笑,“贺天,你还从来没送过我花呢。”
贺天看着面前面容精致的男孩儿,他对情人一向大方,于是开了车门进了这家名为“莫”的花店 。
贺天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莫关山的情景,红发高个,肤白腿长,总而言之一句话,是贺天的菜。
小情人要了一大束红玫瑰,二人在莫关山揣测的目光下离去。
那天吃过晚饭后贺天便向小情人提了分手,第二天便开始了追求之路。
暮色四合,贺天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用手揉了揉胖猫脑袋,“就这一次认真,怎么还不见成功呢?”


下午18:00


“喵~~~~”胖猫发出一声柔软的叫声。
  贺天觉得头发一暖,有人碰了下自己的脑袋。
“还在这坐着哪。”贺天抬起头,是莫关山,对方一手抱着猫,另一只手上拿着根白色鸽子毛,显然是刚从自己脑袋上拿下来的。
“刚和男朋友约会完?”贺天语气里透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酸味。
“对啊。”莫关山笑道,抱着胖猫坐到贺天旁边。
“他对你好吗?”贺天低下头,挪动自己离莫关山远了点。
“好啊。”莫关山轻轻道,“就是他人有点傻。”
“是吗?”贺天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怎么傻啊?”
“他啊,”莫关山扬起下巴,嘴角带了一抹柔和的笑,“明明自诩情场老手,可一面对我就红耳朵;明明有过很多恋人,对着我还是一副毛头小子的样子;明明爱自家胖猫爱的要死,还口口声声说要把它扔出去;明明想把我约出去,却每次都用猫想我了这种蹩脚的借口——”
“你你你——”贺天越听越不对劲,越听脸越红。“我这叫玩纯情好吗?我只是换种追法!”
“好好好,玩纯情。”莫关山继续撸猫,胖猫在他怀里舒服的发出呼噜声。
一只修长的手伸在贺天面前,“纯情小少年,你不是要请我吃晚饭吗?”
贺天脑袋没反应过来,手却先脑子一歩,一把拉住莫关山的手。
夕阳西下,把二人的影子拉长。
“我一开始以为你只是为了撸我的猫。”
“对啊,主业撸猫,副业养你。”
“莫关山!谁养谁还不一定呢!”
“呼噜~呼噜~”胖猫在自家主人所谓的“女主人”怀里睡着了。
           番外
中央广场一家饭店里,留着寸头的男子透过透明玻璃窗看着广场中央长椅上的一人一猫,朝对面的红发男子露出了询问的目光。
  “合着你今天叫我来就是故意测试这家伙对你的感情的是吗?”寸头男子一脸鄙视,“我就是你测试感情忠贞的工具啊?!”
  “我不放心,”红发男子盯着窗外远处的黑发男人,“他之前那么多旧情人,谁知道对我是不是真心啊?”
  “人家辛辛苦苦的追了你一个多月,应该是真心了吧。莫大哥你就从了吧,这样欲擒故纵也没劲啊不是?”
“你不懂,”红发男子嘴角勾起笑容,夕阳在他的脸上泛起金色,“我要的是百分百真心。”
现在我确定他对我是百分百真心了。红发男子心里默默道。
                               THE END

评论

热度(256)